<listing id="v19t5"><th id="v19t5"></th></listing>

<listing id="v19t5"><noframes id="v19t5">
    <pre id="v19t5"><address id="v19t5"><video id="v19t5"></video></address></pre>
    <meter id="v19t5"><address id="v19t5"></address></meter>

    <del id="v19t5"><nobr id="v19t5"><ol id="v19t5"></ol></nobr></del>

      <dl id="v19t5"></dl>

        <delect id="v19t5"><nobr id="v19t5"></nobr></delect>

        <dl id="v19t5"><address id="v19t5"><noframes id="v19t5">
          <rp id="v19t5"></rp>

            ? 上海澤迪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展會資訊
            展會案例
            展會搭建
            展臺搭建公司分享 如何將會議活動轉化為社群的9大方法?
            文章來源:http://www.howtogivetheperfectgift.com 發布時間:2022-04-06 | 加入收藏 閱讀次數 :853次 返回列表

            會展公司坐在了數據的金礦上(幾十乃至上百萬的歷史觀眾數據),但為什么沒有流量?即便有了一些流量卻又沒辦法產生價值(本質上是購買主辦方的產品或者與賣家之間進行交易)?因此,有數據無流量,有流量無轉化是一個難題。這個原因是復雜的,但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沒有做好社群的運營——沒有把會展觀眾或買家建立一個社群來進行運營。

            在疫情時代,物理空間受到了擠壓和坍塌,虛擬空間在崛起的時代,虛擬社群概念在20年后再一次被提起,且越來越多的會議活動主辦方開始重視社群、運營社群。疫情讓我們重新認識了社群的力量越來越重要。本文前半部分是社群運營專家Fabian Pfortmüller發表在medium的一篇名為“將活動轉變為社群的9個方法”的舊作。后半部分是楚有才的補充。

            將活動轉化為社群的9大方法

            我看到越來越多每月或每年定期舉辦的會議和聚會都將自己描述為社群:Web Summit社群,TEDx社群,SXSW(西南偏南大會)社群,紐約技術聚會(NY Tech Meetup)社群。作為一個研究社群并作為參會者參加過許多此類活動的人,我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問題:這些活動真的是社群嗎?定期舉行的聚會/會議/聚會與社群之間的界限在哪里?

            第一部分 — 定期舉辦的系列活動與社群之間的區別

            讓我們首先從定義"社群"開始:對我來說,社群是一群互相照顧并感到屬于一起的人。社群有兩個獨特的元素:關系和共享的身份。

             定期舉辦的系列活動與社群之間的區別

            通常而言,定期舉辦的活動是否會在參與者之間創建信任關系和共享的身份標識?我不這么認為。

            會議和社群最大的區別在于,會議對于人們建立個人之間1對1關系非常有用,當然不僅僅是會議,還有其他的方式。然而,社群的力量在于集體的身份:我們認為自己是屬于一個共同的群體,我們比一般的關系(甚至是我們以前從未見過的人)更信任彼此。

            另一種檢驗這個問題的方法是使用社群測試:我有多大可能幫助與我有關聯的人?

            a)在我們參加同一個活動后

            b)因為我們是同一個社群的一部分

            我認為,答案b更有價值。

            截圖20220406100946.png

            活動與社群(由一年級學生繪制)

            第二部分  將活動變成社群的 9 個要素

            1)界定邊界,使用策展思維

            社群需要邊界來區分誰是社群的一部分,誰不是。你怎么可能為沒有明確開始或結束邊界的組群來創建共享的標識呢?

            雖然,我更喜歡任何人都可以參加的活動,但這樣的活動并不利于營造良好的社群意識。雖然,有些活動通過收取高額票價來創造界限,但從社群的角度來看,金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策展(curation)思維。只有當每個人都知道他是被精心挑選并邀請來參加這次活動,才能讓我更有可能在活動中信任陌生人,并通過這種方式來獲得社群感。參加隨機聚會的訪客之間的信任程度是有限的,每年一次的伙伴(fellowship)之間的聚會的信任度會相當高。

            2)控制節奏、保留和規模

            隨著時間的推移,社群需要節奏、保留和規模的平衡組合,以建立信任和共同的身份。第一次見到某人會奠定了認識的基礎,但通常只有當我不斷碰到同一個人好幾次時,我們之間才能建立真正的關系。要做到這一點,活動需要制定一定的舉辦頻率(正如你很難與偶爾見面的群體建立很深的聯系),社群需要保留:就是說,需要有一定比例的人作為忠實的成員。這個公式中的第三個變量是規模:想象一下,一個經常有很多人回來的常規規模的會議與一個5000名參會規模的會議相比,隨著時間的推移,大的規模并不一定對于加深關系有很大的幫助。

            3)有意識的“入群”儀式和語言

            人們"參加"活動和他們"加入"社群是不一樣的。某人回復(RSVP)參加一個活動,并不表明會同意加入某個社群。一個是短期的、低風險的承諾,有明確的開始和明確的結束。另一個是加入俱樂部的開放式邀請,可能期望在未來幾年或幾十年內成為俱樂部的積極參與者。這是一個巨大的差異。入群是更謹慎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新成員會被介紹給其他團隊成員,社群的價值觀、規則和規范也會提前告知入群者。否則,這些"社群成員"實際上只是僵尸而已(dead weight)。

            4)幫助人們在活動之中創建連接

            當某些會議或活動將自己描述為社群時,卻并不提供任何專設的聚會場所和聚會機會,以開展繼續對話,對此,我感到無比驚訝。許多活動的主辦方還是以活動作為考慮的中心,而不是以社群為中心的視角,通常延續了它們用于操作具體活動的技能、技術和方案。通常,這些活動舉辦之后的活躍度和熱度在會后的幾天、幾周內幾乎降至為零。Facebook群組看起來似乎——無論其好壞——是我遇到過的最簡單、最強大的解決方案。

            活動不僅需要提供一個交流平臺,還需要在更長的時間內持續推廣,以便參與者認真對待它們。人們經常受邀參加如此多的會議平臺和工具,但如果你想讓我參會或者使用這些東西,你必須說服我這是值得的。

            5)社群需要積極的維護

            社群需要一個管理社群的人,對社群成員的集體福祉負責,并為人們創造持續的交流機會,即使在活動結束時也能建立聯系。許多聚會都有活動發起人,但缺乏專門的社群經理。只要有人在活動舉辦間隙維護這個群體,它就不會死去。

            6)區別消費者和共創者的區別

            火人節的禮品經濟

            人們可以有兩種身份參加活動:其一是作為一名消費者,付費參會,從而期望能有收獲,只需要傾聽和坐等接受即可。其二是作為一個共創者,他將共同參與塑造集體體驗。世界上大多數活動都旨在將與會者視為被動的消費者,大部分議程都由單向的主題演講和小組討論組成。從活動的角度來看,這更容易組織,并且管理起來的復雜性更低。然而,互動形式往往為參與者創造更多價值,并改變他們的整體心態,讓每一個參與者賦予了一種參加的使命和價值,無論好壞都認了,但消費者不會為壞的體驗買單。

            我認為火人的禮物經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精神方面,為活動做出貢獻的意愿在很大程度上讓二者的身份產生巨大的差異(并且讓如此眾多的參與者也能一眼看到社群的存在)。雖然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 festival)的體驗或許是我愿意與許多其他人分享的體驗,但在那兒我只是一名消費者。但是,在火人節,我們都是共同創造者,這把我們聯系在了一起。這將創建一個共享的標識。

            7)如果這是一個社群,它能代表什么?

            許多活動都非常詳細地描述了它們為參與者提供的價值。但是,許多渴望成為社群的活動卻并沒有明確的社群戰略方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建議社群創建者學會創建并管理一個MVP(最低可行的)社群畫布(后面有PDF版本的下載鏈接),這個社群畫布能夠幫助社群總結并傳達他們所代表的內容和價值。

            8)在活動之間傳播故事的力量

            一些反復舉辦的活動已經找到了講故事的力量,可以讓活動保持繼續對話,并增加節奏感和一致性。Creative Mornings(在全球170多個城市舉辦的每月早餐講座系列)通過分享他們演講的高質量視頻(并時常引用這些演講中鼓舞人心的金句),在他們的播客上采訪他們的演講者,撰寫博客和每周通訊,這些都做得非常出色。

            9) 主辦方社群

            考慮創建周期性活動社群的另一種方式(特別是對于已經擴展到不同城市的活動)是在這些活動的組織者之間建立一個社群。通過TEDx,1 Million Cups(100萬杯)或Creative Mornings等活動,參與者之間能夠感受到的社群意識可能因城市而異。然而,不同城市的組織者之間似乎有一個強大的社群。由于這些組織者中的大多數都是無償志愿者,因此精心策劃(并且有意識地培育)的組織者社群創造了巨大的附加值,并提供了一個相互支持和學習的地方。

            以下部分為楚有才的補充內容

            第三部分 — 活動的社交和社群社交的三個定律

            活動需要社交,社群也需要社交,社交是為活動服務的?;顒有枰猩缃?,不一定必須是社群,但社群必須要有活動,進而必須有社交。

            有社群無會議,或有會議無社交,都是社群做得不夠好的根本原因之一。

            從社交的方式而言,分為以下幾種方式:

            第一種是中心化的,從上至下的溝通方式,表現在會議活動里面,最典型的就是廣播、電視、講座、培訓、動員大會等。

            第二種是去中心化的,扁平式的溝通方式,注重1對1的溝通和交流,典型的場景是相親和配對。

            第三種是去中心化+中心化的,即既有1對1的自由溝通,也存在中心化的亞群,就是既有自由,又有大群體內的亞群,第三種可能是更多的更常見的一種方式,比如,一個企業里面,整個群體在管理層的領導下進行中心化的溝通,也存在員工之間自由的1對1的溝通,也有部門里面的小的社群內的從上至下或者部門內的1對1的溝通,也有部門之間的溝通。

            以上三種方式,在會議活動里面可以有,在社群活動里面也有。區別會議活動的社交和社群活動的社交的本質是看參與者的共同價值、使命、歸屬感是否一致。會議活動如果參會人之間均有很強的歸屬感、共同的價值和使命,那就具有建立社群的基礎。

            截圖20220406101119.png

            如果沒有這個共同的價值觀和歸屬感,那就只能算是一年一度的行業聚會,距離社群還有很大的差距。

            我曾經提到會社同源、會社合流,見《會社同源,會展合流,雙線融合》。

            以上三種交流方式,其實對應了三個數學概念或者三個社交網絡價值的理論。

            第一種網絡社交是中心化的,從上至下,1對多的網絡鏈接關系,對應的是薩諾夫定律。

            薩諾夫定律由大衛·薩諾夫(David Sarnoff)提出,他是美國商人,也是美國廣播和電視的先驅。在無線電時代,薩諾夫定律指出了廣播網絡的價值與觀眾的數量成正比,用數學公式來表示就是V=n(V代表網絡的價值,n代表了觀眾和聽眾的數量)。

            第二種網絡社交是去中心化的1對1的社交鏈接關系,對應的是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

            該定律以計算機網絡先驅、3Com公司的創始人羅伯特·梅特卡夫的姓氏命名。其內容是:一個網絡的價值等于該網絡內的節點數的平方,而且該網絡的價值與聯網的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用數學公式來表示就是V=n的平方,網絡的外部性效應通過這個公式得到了量化。

            第三種網絡社交是復合的關系是上述二者的結合,也就是去中心化+自組織,對應的是里德定律。

            里德定律由戴維·里德(David Reed)提出,該定律稱:“隨著聯網人數的增長,旨在創建群體的網絡的價值呈指數級增加”。換句話來說,這個網絡里面不僅有1對1的關系,也有1對多,也有多對多的亞群的關系,關系更復雜更復合。該價值用數學公式來表示就是V=2的n次方,網絡的外部性存在指數級的變化。

            之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就是呼吁會議要充分挖掘社交的價值,具體參見:《會議的價值:從梅特卡夫定律到里德定律》。

            以上三個定律,對應了網絡的成功具有規模效應,巴拉巴西在成功定律里面提出成功需要具備規模效應,把以上三個公式在一個坐標圖里面可以很直觀的看待N,N的平方,以及2的N次方的巨大差異。舉個例子來說,姚明如果在廣播時代打籃球,他拿的就是死工資加有限的廣告收入,而在互聯網時代打球,他的收入就是二戰時的數千倍,因為不僅觀眾的數量多了帶來的廣告,還可以發揮粉絲群的商業價值,陳志武在他的中國人勤勞為什么不富有里面曾經提到這個例子。

            巴拉巴西和陳志武發現的成功的規模效應,其實也可以用上述三個公式來來證明。

            第四部分—活動技術和社群技術的區別

            分清了上述三種社交理論以及存在的基礎,我們會更容易區分活動技術和社群技術的區別。

            截圖20220406101204.png

            截圖20220406101254.png

            在活動技術里面,注重的是參會人之間的社交,1對1社交、1對多社交、商務配對(Matchmaking)、速配(speed meeting\fast meeting\brain date)等等。

            (會議活動里面的1對1的預約社交)

            (虛擬會議的虛擬會議室社交空間)

            在社群技術里面,可能會更復雜一些,不僅需要包含以上會議里面的社交,更允許社群成員自己發起會議和活動,建立亞群。

            比如,我們看到的IEEE協會的APP里面就有會員自己可以創建會議活動,發起會議,吸引參會人來參會——充分發揮社群里面學術大V的力量,豐富并放大協會的影響力和號召力,也方便了這些學術專家輕松創建一個自組織的會議(IEEE 叫做meet up,就是不那么嚴肅的一些學術聚會)。

            按照IEEE的說法,就是鼓勵會員們創建Adhoc meetups,這里面的Adhoc是拉丁語的意思,就是內群體成員之間可以自發的去社交、創建自組織活動。

            因此,IEEE的做法就是典型的里德定律的應用。

            截圖20220406101330.png

            第五部分—后疫情時代,活動和社群的融合

            縱觀國際國內,發現國際上的會議活動和社群對于社交的態度是積極開放的,會采用一切盡可能的方法促進參會者之間的社交、交流和商務配對。但是國內的會議活動對于社交的理解還不夠深入,主要精力在于先把這一年一度的會議辦了再說,沒有時間精力去做參會者之間的社交,從而更不大愿意會花錢去做社交的工作,建立支持社交的平臺技術。

            還有一種更被動更消極的想法是,如果允許參會人之間自己去見面或者在網上就能輕松交流和對接,那么他們為什么會來我的會議現場呢?

            對于以上第一種因為忙,因為預算而來不及顧忌做好參會人的社交,那么我們可能忽視了會議的本質是什么——會議的本質就是參會學習(learning)、社交(networking)和商務(business)。這個會展活動的金三角是本質,如果線下都不愿意做好,那么就用線上去做好,二者都做不好,那這個會議活動也就BBQ了。

            對于以上第二種因為害怕客戶自己相互之間認識了所以不來我們的會議活動,對于這種看法,顯然就是不懂以上三個定律,特別是里德定律的價值。當會議達到一定的規模,必然要充分允許參會者之間進行交流、發酵,讓面粉變成面團,讓面團變成面包,才能發揮更大的價值。這個會議才能夠賣出更高的價錢。關鍵是,學術研究表明,里德定律更容易挖掘網絡和社群的長尾價值。

            我也看到了一些會議在從純會議向在線社群在做轉型,具體可見:《會展數字化轉型:從IQPC的數字化學習說起》。

            如果沒有社交,無論是會議還是社群,最終都是BBQ的。

            在疫情時代以及后疫情時代,人們越是被隔離,就越是需要相聚,因此社群的價值只會更強,在線社群的價值會更大。

            當很多會展之外的人都在建立在線社群的時候,留給傳統會議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第六部分—社群經理是新的崗位,需要新的技能

            在線社群的運營,需要全新的技能和方法,在這里介紹幾個資源給大家。

            第一個是:The Community Roundtable

            這是一個付費的社群,但也有一些免費的資源,特別是社群運營技能。

            此外還有社群畫布(Community Canvas),提供了一個建立社群的商業畫布工具,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澤迪國際展覽搭建有限公司(簡稱:澤迪國際),是一家專業展臺搭建公司,主要提供展會展覽設計、展會展覽搭建、展會展覽布置搭建、展會展覽設計、商務服務、咨詢策劃、舞臺、活動、專賣店、展示廳及大型會議等設計策劃、施工搭建、維護一體化的展覽設計建造服務企業。公司經驗豐富,實力雄厚,擁有國內專業的的展示策劃設計人才和獨立的施工團隊,建設了3000平米的展覽制作基地。

            會展公司坐在了數據的金礦上(幾十乃至上百萬的歷史觀眾數據),但為什么沒有流量?即便有了一些流量卻又沒辦法產生價值(本質上是購買主辦方的產品或者與賣家之間進行交易)?因此,有數據無流量,有流量無轉化是一個難題。這個原因是復雜的,但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沒有做好社群的運營——沒有把會展觀眾或買家建立一個社群來進行運營。

            在疫情時代,物理空間受到了擠壓和坍塌,虛擬空間在崛起的時代,虛擬社群概念在20年后再一次被提起,且越來越多的會議活動主辦方開始重視社群、運營社群。疫情讓我們重新認識了社群的力量越來越重要。本文前半部分是社群運營專家Fabian Pfortmüller發表在medium的一篇名為“將活動轉變為社群的9個方法”的舊作。后半部分是楚有才的補充。

            將活動轉化為社群的9大方法

            我看到越來越多每月或每年定期舉辦的會議和聚會都將自己描述為社群:Web Summit社群,TEDx社群,SXSW(西南偏南大會)社群,紐約技術聚會(NY Tech Meetup)社群。作為一個研究社群并作為參會者參加過許多此類活動的人,我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問題:這些活動真的是社群嗎?定期舉行的聚會/會議/聚會與社群之間的界限在哪里?

            第一部分 — 定期舉辦的系列活動與社群之間的區別

            讓我們首先從定義"社群"開始:對我來說,社群是一群互相照顧并感到屬于一起的人。社群有兩個獨特的元素:關系和共享的身份。

             定期舉辦的系列活動與社群之間的區別

            通常而言,定期舉辦的活動是否會在參與者之間創建信任關系和共享的身份標識?我不這么認為。

            會議和社群最大的區別在于,會議對于人們建立個人之間1對1關系非常有用,當然不僅僅是會議,還有其他的方式。然而,社群的力量在于集體的身份:我們認為自己是屬于一個共同的群體,我們比一般的關系(甚至是我們以前從未見過的人)更信任彼此。

            另一種檢驗這個問題的方法是使用社群測試:我有多大可能幫助與我有關聯的人?

            a)在我們參加同一個活動后

            b)因為我們是同一個社群的一部分

            我認為,答案b更有價值。

            截圖20220406100946.png

            活動與社群(由一年級學生繪制)

            第二部分  將活動變成社群的 9 個要素

            1)界定邊界,使用策展思維

            社群需要邊界來區分誰是社群的一部分,誰不是。你怎么可能為沒有明確開始或結束邊界的組群來創建共享的標識呢?

            雖然,我更喜歡任何人都可以參加的活動,但這樣的活動并不利于營造良好的社群意識。雖然,有些活動通過收取高額票價來創造界限,但從社群的角度來看,金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策展(curation)思維。只有當每個人都知道他是被精心挑選并邀請來參加這次活動,才能讓我更有可能在活動中信任陌生人,并通過這種方式來獲得社群感。參加隨機聚會的訪客之間的信任程度是有限的,每年一次的伙伴(fellowship)之間的聚會的信任度會相當高。

            2)控制節奏、保留和規模

            隨著時間的推移,社群需要節奏、保留和規模的平衡組合,以建立信任和共同的身份。第一次見到某人會奠定了認識的基礎,但通常只有當我不斷碰到同一個人好幾次時,我們之間才能建立真正的關系。要做到這一點,活動需要制定一定的舉辦頻率(正如你很難與偶爾見面的群體建立很深的聯系),社群需要保留:就是說,需要有一定比例的人作為忠實的成員。這個公式中的第三個變量是規模:想象一下,一個經常有很多人回來的常規規模的會議與一個5000名參會規模的會議相比,隨著時間的推移,大的規模并不一定對于加深關系有很大的幫助。

            3)有意識的“入群”儀式和語言

            人們"參加"活動和他們"加入"社群是不一樣的。某人回復(RSVP)參加一個活動,并不表明會同意加入某個社群。一個是短期的、低風險的承諾,有明確的開始和明確的結束。另一個是加入俱樂部的開放式邀請,可能期望在未來幾年或幾十年內成為俱樂部的積極參與者。這是一個巨大的差異。入群是更謹慎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新成員會被介紹給其他團隊成員,社群的價值觀、規則和規范也會提前告知入群者。否則,這些"社群成員"實際上只是僵尸而已(dead weight)。

            4)幫助人們在活動之中創建連接

            當某些會議或活動將自己描述為社群時,卻并不提供任何專設的聚會場所和聚會機會,以開展繼續對話,對此,我感到無比驚訝。許多活動的主辦方還是以活動作為考慮的中心,而不是以社群為中心的視角,通常延續了它們用于操作具體活動的技能、技術和方案。通常,這些活動舉辦之后的活躍度和熱度在會后的幾天、幾周內幾乎降至為零。Facebook群組看起來似乎——無論其好壞——是我遇到過的最簡單、最強大的解決方案。

            活動不僅需要提供一個交流平臺,還需要在更長的時間內持續推廣,以便參與者認真對待它們。人們經常受邀參加如此多的會議平臺和工具,但如果你想讓我參會或者使用這些東西,你必須說服我這是值得的。

            5)社群需要積極的維護

            社群需要一個管理社群的人,對社群成員的集體福祉負責,并為人們創造持續的交流機會,即使在活動結束時也能建立聯系。許多聚會都有活動發起人,但缺乏專門的社群經理。只要有人在活動舉辦間隙維護這個群體,它就不會死去。

            6)區別消費者和共創者的區別

            火人節的禮品經濟

            人們可以有兩種身份參加活動:其一是作為一名消費者,付費參會,從而期望能有收獲,只需要傾聽和坐等接受即可。其二是作為一個共創者,他將共同參與塑造集體體驗。世界上大多數活動都旨在將與會者視為被動的消費者,大部分議程都由單向的主題演講和小組討論組成。從活動的角度來看,這更容易組織,并且管理起來的復雜性更低。然而,互動形式往往為參與者創造更多價值,并改變他們的整體心態,讓每一個參與者賦予了一種參加的使命和價值,無論好壞都認了,但消費者不會為壞的體驗買單。

            我認為火人的禮物經濟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精神方面,為活動做出貢獻的意愿在很大程度上讓二者的身份產生巨大的差異(并且讓如此眾多的參與者也能一眼看到社群的存在)。雖然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 festival)的體驗或許是我愿意與許多其他人分享的體驗,但在那兒我只是一名消費者。但是,在火人節,我們都是共同創造者,這把我們聯系在了一起。這將創建一個共享的標識。

            7)如果這是一個社群,它能代表什么?

            許多活動都非常詳細地描述了它們為參與者提供的價值。但是,許多渴望成為社群的活動卻并沒有明確的社群戰略方向。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建議社群創建者學會創建并管理一個MVP(最低可行的)社群畫布(后面有PDF版本的下載鏈接),這個社群畫布能夠幫助社群總結并傳達他們所代表的內容和價值。

            8)在活動之間傳播故事的力量

            一些反復舉辦的活動已經找到了講故事的力量,可以讓活動保持繼續對話,并增加節奏感和一致性。Creative Mornings(在全球170多個城市舉辦的每月早餐講座系列)通過分享他們演講的高質量視頻(并時常引用這些演講中鼓舞人心的金句),在他們的播客上采訪他們的演講者,撰寫博客和每周通訊,這些都做得非常出色。

            9) 主辦方社群

            考慮創建周期性活動社群的另一種方式(特別是對于已經擴展到不同城市的活動)是在這些活動的組織者之間建立一個社群。通過TEDx,1 Million Cups(100萬杯)或Creative Mornings等活動,參與者之間能夠感受到的社群意識可能因城市而異。然而,不同城市的組織者之間似乎有一個強大的社群。由于這些組織者中的大多數都是無償志愿者,因此精心策劃(并且有意識地培育)的組織者社群創造了巨大的附加值,并提供了一個相互支持和學習的地方。

            以下部分為楚有才的補充內容

            第三部分 — 活動的社交和社群社交的三個定律

            活動需要社交,社群也需要社交,社交是為活動服務的?;顒有枰猩缃?,不一定必須是社群,但社群必須要有活動,進而必須有社交。

            有社群無會議,或有會議無社交,都是社群做得不夠好的根本原因之一。

            從社交的方式而言,分為以下幾種方式:

            第一種是中心化的,從上至下的溝通方式,表現在會議活動里面,最典型的就是廣播、電視、講座、培訓、動員大會等。

            第二種是去中心化的,扁平式的溝通方式,注重1對1的溝通和交流,典型的場景是相親和配對。

            第三種是去中心化+中心化的,即既有1對1的自由溝通,也存在中心化的亞群,就是既有自由,又有大群體內的亞群,第三種可能是更多的更常見的一種方式,比如,一個企業里面,整個群體在管理層的領導下進行中心化的溝通,也存在員工之間自由的1對1的溝通,也有部門里面的小的社群內的從上至下或者部門內的1對1的溝通,也有部門之間的溝通。

            以上三種方式,在會議活動里面可以有,在社群活動里面也有。區別會議活動的社交和社群活動的社交的本質是看參與者的共同價值、使命、歸屬感是否一致。會議活動如果參會人之間均有很強的歸屬感、共同的價值和使命,那就具有建立社群的基礎。

            截圖20220406101119.png

            如果沒有這個共同的價值觀和歸屬感,那就只能算是一年一度的行業聚會,距離社群還有很大的差距。

            我曾經提到會社同源、會社合流,見《會社同源,會展合流,雙線融合》。

            以上三種交流方式,其實對應了三個數學概念或者三個社交網絡價值的理論。

            第一種網絡社交是中心化的,從上至下,1對多的網絡鏈接關系,對應的是薩諾夫定律。

            薩諾夫定律由大衛·薩諾夫(David Sarnoff)提出,他是美國商人,也是美國廣播和電視的先驅。在無線電時代,薩諾夫定律指出了廣播網絡的價值與觀眾的數量成正比,用數學公式來表示就是V=n(V代表網絡的價值,n代表了觀眾和聽眾的數量)。

            第二種網絡社交是去中心化的1對1的社交鏈接關系,對應的是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

            該定律以計算機網絡先驅、3Com公司的創始人羅伯特·梅特卡夫的姓氏命名。其內容是:一個網絡的價值等于該網絡內的節點數的平方,而且該網絡的價值與聯網的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用數學公式來表示就是V=n的平方,網絡的外部性效應通過這個公式得到了量化。

            第三種網絡社交是復合的關系是上述二者的結合,也就是去中心化+自組織,對應的是里德定律。

            里德定律由戴維·里德(David Reed)提出,該定律稱:“隨著聯網人數的增長,旨在創建群體的網絡的價值呈指數級增加”。換句話來說,這個網絡里面不僅有1對1的關系,也有1對多,也有多對多的亞群的關系,關系更復雜更復合。該價值用數學公式來表示就是V=2的n次方,網絡的外部性存在指數級的變化。

            之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就是呼吁會議要充分挖掘社交的價值,具體參見:《會議的價值:從梅特卡夫定律到里德定律》。

            以上三個定律,對應了網絡的成功具有規模效應,巴拉巴西在成功定律里面提出成功需要具備規模效應,把以上三個公式在一個坐標圖里面可以很直觀的看待N,N的平方,以及2的N次方的巨大差異。舉個例子來說,姚明如果在廣播時代打籃球,他拿的就是死工資加有限的廣告收入,而在互聯網時代打球,他的收入就是二戰時的數千倍,因為不僅觀眾的數量多了帶來的廣告,還可以發揮粉絲群的商業價值,陳志武在他的中國人勤勞為什么不富有里面曾經提到這個例子。

            巴拉巴西和陳志武發現的成功的規模效應,其實也可以用上述三個公式來來證明。

            第四部分—活動技術和社群技術的區別

            分清了上述三種社交理論以及存在的基礎,我們會更容易區分活動技術和社群技術的區別。

            截圖20220406101204.png

            截圖20220406101254.png

            在活動技術里面,注重的是參會人之間的社交,1對1社交、1對多社交、商務配對(Matchmaking)、速配(speed meeting\fast meeting\brain date)等等。

            (會議活動里面的1對1的預約社交)

            (虛擬會議的虛擬會議室社交空間)

            在社群技術里面,可能會更復雜一些,不僅需要包含以上會議里面的社交,更允許社群成員自己發起會議和活動,建立亞群。

            比如,我們看到的IEEE協會的APP里面就有會員自己可以創建會議活動,發起會議,吸引參會人來參會——充分發揮社群里面學術大V的力量,豐富并放大協會的影響力和號召力,也方便了這些學術專家輕松創建一個自組織的會議(IEEE 叫做meet up,就是不那么嚴肅的一些學術聚會)。

            按照IEEE的說法,就是鼓勵會員們創建Adhoc meetups,這里面的Adhoc是拉丁語的意思,就是內群體成員之間可以自發的去社交、創建自組織活動。

            因此,IEEE的做法就是典型的里德定律的應用。

            截圖20220406101330.png

            第五部分—后疫情時代,活動和社群的融合

            縱觀國際國內,發現國際上的會議活動和社群對于社交的態度是積極開放的,會采用一切盡可能的方法促進參會者之間的社交、交流和商務配對。但是國內的會議活動對于社交的理解還不夠深入,主要精力在于先把這一年一度的會議辦了再說,沒有時間精力去做參會者之間的社交,從而更不大愿意會花錢去做社交的工作,建立支持社交的平臺技術。

            還有一種更被動更消極的想法是,如果允許參會人之間自己去見面或者在網上就能輕松交流和對接,那么他們為什么會來我的會議現場呢?

            對于以上第一種因為忙,因為預算而來不及顧忌做好參會人的社交,那么我們可能忽視了會議的本質是什么——會議的本質就是參會學習(learning)、社交(networking)和商務(business)。這個會展活動的金三角是本質,如果線下都不愿意做好,那么就用線上去做好,二者都做不好,那這個會議活動也就BBQ了。

            對于以上第二種因為害怕客戶自己相互之間認識了所以不來我們的會議活動,對于這種看法,顯然就是不懂以上三個定律,特別是里德定律的價值。當會議達到一定的規模,必然要充分允許參會者之間進行交流、發酵,讓面粉變成面團,讓面團變成面包,才能發揮更大的價值。這個會議才能夠賣出更高的價錢。關鍵是,學術研究表明,里德定律更容易挖掘網絡和社群的長尾價值。

            我也看到了一些會議在從純會議向在線社群在做轉型,具體可見:《會展數字化轉型:從IQPC的數字化學習說起》。

            如果沒有社交,無論是會議還是社群,最終都是BBQ的。

            在疫情時代以及后疫情時代,人們越是被隔離,就越是需要相聚,因此社群的價值只會更強,在線社群的價值會更大。

            當很多會展之外的人都在建立在線社群的時候,留給傳統會議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第六部分—社群經理是新的崗位,需要新的技能

            在線社群的運營,需要全新的技能和方法,在這里介紹幾個資源給大家。

            第一個是:The Community Roundtable

            這是一個付費的社群,但也有一些免費的資源,特別是社群運營技能。

            此外還有社群畫布(Community Canvas),提供了一個建立社群的商業畫布工具,具有一定的指導意義。

            澤迪國際展覽搭建有限公司(簡稱:澤迪國際),是一家專業展臺搭建公司,主要提供展會展覽設計、展會展覽搭建、展會展覽布置搭建、展會展覽設計、商務服務、咨詢策劃、舞臺、活動、專賣店、展示廳及大型會議等設計策劃、施工搭建、維護一體化的展覽設計建造服務企業。公司經驗豐富,實力雄厚,擁有國內專業的的展示策劃設計人才和獨立的施工團隊,建設了3000平米的展覽制作基地。

            展會在線客服
            展會電話咨詢

            13122913332

            微信公眾賬號
            中文字幕在线无码手机一区_欧美日韩在线视频一区_国产一区二区怡红院_一区二区国产高清视频在线